用身體一生贖罪的美女教師-雪玲01-03   人妻小说 

(一)



我的名字叫雪玲,今年27歲,是個罪孽深重的罪女。過去的我原本名國中英

文老師;但如今,我只是名在SM俱樂部的地獄裡,每天工作將近18小時,被各式

各樣男客人性虐、性交的妓女,而且每晚還要表演噴奶秀,或是擔當尿浴、拉馬

車、飛鏢標把等等特別活動的M女;不過一切的罪過不能怪任何人,只能怪自己

著成大錯,摧毀了原本應該有的幸福生活,也毀了一個家庭和眾多的國家幼苗;

因此,如今的我只能用我這充滿罪惡感的胴體,來償還這一輩子都法彌補的罪過

了。



從小有記憶後,我就住在孤兒院裡,名字也是院長取的;或許是因為小時候

特別文靜瘦小,所以經常受到其他院童的欺負;而院長也因為太多的院童,並沒

有太多時間來關懷我;我只記得當時的我每天都被欺負的痛哭,有時拉扯我頭髮

,有時對我全打腳踢,有時而被脫掉褲子,有時而上廁所被打開門取笑,而吃飯

時,我的飯菜也經常被搶走或被吐口水,甚至有一次還被一個大我三四歲的男生

強逼接吻,並亂摸我的身體;隨著不斷而來的欺負,膽小的我變得完全無法信任

人群,只能想盡辦法讓自己獨處。



總之我變得越來越封閉,並且將自己埋首於書堆之中;或許讀書是別人討厭

、痛苦的事,但讀書變成了我最大的樂趣;從國小、國中,我都是第一名畢業,

並且如願考取了第一女中,而大學指考時,也考了全國前百名內的總分,當時幾

乎可以填社會組任何一個校系,但考量大學後我必須負擔自己的生活費、住宿費

與學費等開銷,所以我選擇以公費資格,進入師院英文系,期許自己未來能當老

師,擁有穩定的收入與平靜的生活。



進入大學後,我仍然過著沒有任何娛樂,只有圖書館、教室與宿舍的孤僻生

活,而除非必要我也不想和任何人攀談;但是即使我不想理人,但生活中依舊有

許多蒼蠅般的男生,告白的、騷擾的、要電話、要部落格等等的,多的數不清了

;曾經我也懷疑過,為什麼他們總要黏著我;某天我獨自脫光衣褲,照著全身鏡

,並且對照一下網站所謂美女的定義與圖片,凝視鏡中的自己,自然的雙眼皮、

清澈的眼眸、小巧的臉蛋、潔白的肌膚、烏黑秀麗的及腰長髮,以及因為不愛進

食而纖細的身材,還有也不知道為什麼,生長達到D cup意外豐滿的渾圓胸部,

有著淡粉色的乳暈和小巧的乳頭,稀疏稚嫩的陰毛,我的身體洋溢著青春的清新

氣息,那時的我想著,或許在大多數的男生眼中,我會被定義為一個美女吧!但

是當時的我並不喜歡這樣,我寧可自己是個長相平凡的女生,我只想著在自己的

城堡裡,每天看著書,未來安穩的工作,然後獨自安穩的過一輩子,因為從小被

父母遺棄的我,一直以來都只能夠相信自己。



然而某天我從市立圖書館,抱著一堆書,走向座位時,因為思考書中理論而

不留神,被高起的台階給絆倒了,書因此散落了一地,而我也因為重心不穩而向

前撲倒在地上,此時我的右腳膝蓋感到十分的疼痛,輕瞄了一下,才發現破皮流

血了,此時有個男學生走了過來,他伸出手緩緩將我攙起,並且溫柔的問我:「

同學,你沒事吧!」



一向不習慣別人關心的我,輕聲的回了聲:「謝謝。」就轉過頭準備收拾地

上的書,然而當我踏出右腳時,劇烈的疼痛使我再度摔倒在地上。



男學生見狀後,輕輕的將我抱起,此刻的我感到十分的慌張,很少與人接觸

,更別是男生的我,從來沒有這樣被男生抱過。



「不...別別...快放我下來。」我慌張的語無倫次說著。



「你的骨頭可能撕裂了,需要趕緊接受治療,醫院就在對街,放輕鬆,讓我

帶你過去吧!」男同學以令人安心的溫柔口吻說著。



「我...我...嗯!」原本慌張的我,看著男生俊俏的臉龐,壯碩高挑的身材

,還有他那流露關心的清澄眼神,突然有著無比的安心與信任感,以及莫名而來

的羞怯感;我閉著眼睛,依偎在他溫暖的懷中,一路到了醫院。後來我才知道,

男學生是附近臨校醫學院的學長,也難怪他能判斷我的受傷狀況



檢查的結果是,我的膝蓋骨有著輕微裂痕,因此需要枴杖的輔助;而在我雙

腳不便的日子中,受到了學長主動的許多關心與照顧,雖然剛開始我依舊無法完

全卸下心防,冷冷的面對學長,但隨著時間的推移,我內心的武裝逐漸被學長的

熱情與關懷融化了;而且每當看到學長時,總有種害羞與幸福的感覺,不過不善

表達的我,仍然不輕易表現出來;不過我的內心想著,或許我戀愛了,學長可能

會是我生命中,除了我之外,第二個讓我能夠依賴的人吧!



就在學長的關心與照料下,我的腿很快就復原了,在我最後一次復檢時,學

長對我告白了,他說他欣賞我那特別的氣質,帶著哀愁卻美麗的臉龐深深吸引著

他,希望能夠一直照顧我,並且努力的讓我笑,幸福的過著未來的日子;因此我

們正式交往了,這是我的初戀,也是學長的初戀,一切是那麼的幸福美好,我開

始有了讀書外的樂趣;看電影、上咖啡店、到海邊看夕陽、吃燭光晚餐,和學長

甜蜜的接吻,一切都是那麼的新奇有趣。



總之與學長交往後,我逐漸敞開心防,我開始相信我也能夠擁有幸福,並且

逐漸有了笑容;即使有時候我會因為不善與人溝通,或是有著無理取鬧的行為,

不過學長總是以著無邊無際的包容心來關懷我,並且試著聊解我的過去,而給我

許多鼓勵與支持;終於我漸漸擺脫了過去的灰暗與孤僻,我覺得只要有學長陪我

,每天都過著好幸福、好幸福的生活。



然而幸福的日子總試過的特別快,我被分發到外縣市的香織國中,而學長也

到美國攻讀碩士班;我們變得只能在極少數的時間,用msn或facebook來聊天,

但學長經常忙碌,所以常常會有許多天不能上線聊天的狀況,這時我就會變得焦

躁不安,過去受欺負與冷落的陰影又逐漸浮現了出來,即使學長經常安慰著,等

他回國後,一定盡快和我步入禮堂,但我仍舊無法壓抑住內心的煩躁、憂慮,總

覺得沒有學長的每天都好可怕,品嚐過幸福的滋味後,又回到孤獨的囚室中,生

活中的一切都令我十分的厭惡。



因此看著班上同學上課時的不專心,考試成績的差勁,就更加的令我惱火,

因為從小我是如此倍受冷落、欺負,依舊努力的學習,但這些學生幾乎多有完整

幸福家庭,有著良好的經濟基礎,卻只會上課偷偷看漫畫,玩手機;所以對於這

些學生採取了嚴格的體罰教育,凡是成績達不到90分,或是上課不專心、打瞌睡

者,作業沒交或寫的不好的學生,一律叫出來用棍子使勁全力痛打屁股,美其名

是希望學生專心並認真讀書,以後才有前途,但不可否認的是,其中一大部分是

滿足我內心的空虛,還有從小不正常環境下產生的殘缺心理,能夠透過打學生,

使他們痛苦的喊叫、痛哭而達到滿足;所以我經常被家長投訴,也被同學私下稱

為變態雪玲、殺人魔、蛇蠍美人等等。



但是每當我被投訴時,或許是因為我的美貌,和甜美的道歉嗓音,中年的男

校長總會幫我潤飾過去,以雪玲老師認真負責,希望同學以後有所成就來說服家

長;因此在我教學的兩年中,總是能夠平安度過每次的投訴;而我也就依然固我

,只要學生讓我有一點不滿意,我就會透過全力的棍打來獲得快感與內心滿足,

尤其是那種長得向小時候欺負我的調皮男生,或是成績考的不理想的學生,更是

一天會被我痛扁個數十下,我想在我如此用力的棍打下,想要舒服的坐在椅子上

,幾乎是不可能的;其中,小偉正是最典型的例子,像欺負我的男生,成績也糟

糕透頂,因此每天英文課我勢必打到他哭泣並且手酸為止。



而一切不幸的根源,與我的報應,終於在我教學的第二年爆發了,5月底,

星期五的一次段考後,我發考卷時依照慣例,狠狠的打了全班不到90分者,全班

將近三分之一的學生被我打到痛哭,臀部受傷而不斷坐下、離坐的學生更是達到

一半,這成果讓我發洩了不少焦慮感,而最後一張考卷,是考27分的小偉,我大

聲的斥喝:「小偉你給我滾出來。」



然而叫了許多遍都不見小偉人影,我才發現他今天蹺課了。



我憤恨的對全班說:「小偉他以為蹺課就沒事了,你們告訴他,下禮拜我一

定要打死他。」



然而悲劇就這麼發生了,當天傍晚,小偉的被發現上吊死在房間中,還被找

到一封遺書,裡頭大致寫著會死的原因都是因為我,他再也無法活在這人間煉獄

中,還說做厲鬼也要對付我,並且希望父親替他報仇。



聽著電話中警察的描述,我嚇傻,驚覺自己做了無法彌補的錯誤,因為自己

的殘缺心理,而害死了一個學生,我錯了,但人死無法復生,一切都來不及了,

我無助的在家中房裡哭了出來,好後悔自己的所做的一切,這時我也才發現,原

來不斷偽裝堅強的我,依舊是過去那膽小無助的女孩。


评论加载中..